思忌酒

红线番外(很短)

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的姻线是难得一见的单根,鲜艳的红色像每根纤维都淬了他的血,结实的爱意牢牢地束缚着那人的左小指,在一堆纤细,暗淡的线里格外耀眼和刺目。
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的姻线有很多,平凡的淡红色,粗细相似,唯独一根褪色到接近惨白,纤细的如一根头发,细细的长线牵着阴府与阳间,在线的尽头戛然而止。
          如果薛洋能看见,能在阴间等到晓星尘,他会扬起薄薄的唇,勾起一抹兴奋的笑,而他装满星辰的眼睛又会落下一颗颗泪,顺着脸颊滑到唇缝里,再落进喉咙,连带着笑也沾了几分涩意。他会扬起右手,对晓星尘无声的说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看啊,晓星尘,我是如此的爱你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遍又一遍的说着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什么你就是不信呢?

红线(与前文有点连接不上,有点双标,见谅见谅)

          月老叹气说:“那个少年叫薛洋,他喜欢上了一个一个道士,叫晓星尘。
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是何人?师出抱山散人,除恶扬善,天下皆道他明月清风,是真真正正的善人,福报深厚。薛洋呢?灭常家满门,杀人无数,阴险狡诈,无恶不作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他喜欢晓星尘,也得看他配不配喜欢他。
          而且,晓星尘的双眼因他而瞎。这仇结的深,但这孽缘也说不透。义城是他们的起点,也是终点。
          薛洋重伤被晓星尘救回悉心照料,伤好后没有离去,倒是与他相守义城三年,过上清淡如茶的日子。买菜,做饭晓星尘无一不宠着他,随他想要的去。你说这样好的人谁不动心?而且还是薛洋。所以,薛洋大抵是动了心,起了情。讲了一个故事骗得了那人每日一个的糖果,吃的多了,便连笑都变得的单纯又满足。他也许是想这样一直过下去的,一颗糖,一个人,哪怕有个吵吵闹闹的小瞎子和他处处作对,哪怕晓星尘从不知道他真正的姓名,也乐得自在。又也许他也知道当晓星尘知道阿洋就是薛洋之后,就不再有糖吃了。所以啊,他瞒着。
          但瞒不住啊。最后他造的孽找上了他,找上了那个刚有希望的薛洋。常家灭门他不悔,因为这让他遇到了晓星尘。屠尽白雪观他不悔,因为这让他得到了晓星尘心中的一个位置。他悔的是没有杀死宋岚,因为这让他失去了他刚刚才找到的,还没有放在心尖子上捂热的希望。
          晓星尘死了,魂飞魄散。所以,他需要一个锁灵囊,留住晓星尘的一缕残魂。但留得了一时,留不住一世,更何况,恶人没有一生的平安无事。被蓝忘机斩断左臂,丢了霜华剑,丢了锁灵囊。蓝忘机说他不配使霜华,他好委屈,也很愤怒。他想:晓星尘说他恶心,晓星尘有什么资格说他恶心;蓝忘机说他不配,蓝忘机有什么资格说他不配!他们究竟有什么资格!有什么资格来说我!最后的最后,他死了,连个全尸都没有,每年清明不会有人给他上香,给他扫墓,给他最爱吃的糖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松子用袖子擦着眼泪,抽抽搭搭地说:“那个人好可怜明明只是爱上了一个人,又犯了一些错误,又不死心的想让那个人再爱他,再给他一颗糖,而已,仅此而已。为什么没人愿意成全他啊?”
          对啊,为什么没有人愿意成全他呢?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只因为他是恶人,别人认为他配不上晓星尘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而他确实是恶人,他也认为自己配不上晓星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更何况他犯的错又岂是小错。只得阳间不在,阴府再聚。

红线(第一次发,感谢阅读,老梗,写的不通顺请指出,可能会拖拉)

___________晓薛---红线__________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月老祠,月老庙,白头偕老找月老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上人间皆知,月老掌管姻缘,一根红线牵遍天下有情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松子,别玩了,过来。”众人皆知的月老并不是个有着花白胡子的老头,而是一袭青丝,恍如坠着星辰,笑眼弯弯,身着绯袍,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。松子得了唤,扑进月老怀里,肉乎乎的小手抓住了从脸侧垂下来的几缕发丝,绕个圈圈,打个结,咯咯笑个不停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松子别玩了,我来考考你昨日的功课怎么样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啊,阿月考吧。”松子坐正了身子,一板一眼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咳咳,那我问你,人身上共有几线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 共有两种线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名称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姻线,缘线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位置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姻线绑于右小指,缘线系于左小指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表象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视爱恋程度而定,爱越深,色愈艳;恋越重,线愈粗壮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错。今日,我要再教松子一个常理。关于姻缘两线的根源或者说是定义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定义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姻缘并不是相生相成,缺一不可,他可独自存在,姻是爱,缘是恋。再说清楚点,姻是爱别人,缘是被痴恋。姻缘不会消亡,直到爱恋消失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消失?爱怎么会消失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因为人太多情,也太无情。”月老一挥袖,出现了一副人间情景。松子几乎要看愣了,那些来往的行人身上,密密麻麻缠着的都是红线,快要溢满整个人间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会这样?爱一个人不该是一心一意吗?”松子疑惑的问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该一心一意,但又有谁能做到一心一意?人太过多情,他们喜爱的不止一个。他们有亲人,朋友,知己,或是烟花之柳,或是心中挚爱,太过繁杂的人也分去了他们的一份份爱意,导致他们不能将爱意全部倾注于一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松子看了几乎要被红线缠尽的人间,似有所懂 ,问:“那阿月有没有见过一心一意爱恋的人?”
          月老怔了一下,说:“有,在我成仙的漫长岁月里,见过一人,他的姻线只有一根。”